宝鸡家园网
您当前的位置:康龙网 > 教育资讯 > 内容

因为努力 所以坚强

日期:2015-04-01 来源:宝鸡家园网 【关闭
                                                                                                                                        世上所有坚持,都是因为热爱
    张玉杰,1995年8月12日出生,一个帅气而又不善张扬的男孩子。现就读于齐鲁理工学院2014级汉语言文学专业。
    就是这么一个年轻的男孩,他已经获得全国诗歌二等奖、散文一等奖,第六届冰心文学散文奖,已经成为中国青少年作家团成员、香港华语文学峰会作家、望月文学报会员作家和湖畔诗社终身会员作家。 
    他的成功,缘于家庭、恩师、朋友等因素的影响,也更得于他自身不懈的努力。
他的爷爷:张中子。原名张体铣,笔名中子。生于山东。1984年毕业于新疆师范大学中文系。1962起年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当牧工、农工、建工,后任中学教师,库尔勒供销社秘书,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州志副主编,1994年为自由撰稿人。1978年开始发表作品。2007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著有长篇小说《渥巴锡大汗》、《天鹅湖畔》,艺术著作《龟兹艺术之最》、《新疆石窟艺术纵览》,史学著作《土尔扈特部落史》,志学著作《巴音郭楞风物志》、《乌鲁木齐风物录》等,共出版作品500余万字。最近又写了一本史志巨擘:《章学诚传》
    身处文学世家的张玉杰受到爷爷影响、熏陶。因此张玉杰也喜欢写严肃文学,古文风格,史学风格文章。
                                                                                                                                                 恩师影响
    高中时期因写作投稿被山东作家周慎宝看中,并邀请张玉杰成为望月文学会员作家,开始培养和指导张玉杰写作,受周慎宝影响,张玉杰正式开始了他的写作生涯。周慎宝先生的指导有方,张玉杰先后取得了不小的成绩。
    周慎宝,笔名慎独、龙磐石,山东省莱芜市钢城区人,生于1959年中秋节,大专文化。钢城区作家联谊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望月文学报》主编。著有长篇小说《麦子熟了的季节》、散文集《泥土的眷恋》《银山的眷恋》《汶河的眷恋》《正知天命年》,主编《嬴牟散文选萃》《望月文学(诗歌卷)》、《望月文学(散文卷)》《“望月杯”全国诗文大赛优秀作品辑》,合著报告文学《托起明天的太阳》。获第二届全国青少年冰心文学奖、山东省“五一文化奖”散文类二等奖、山东文学杂志社“龙泉杯”征文二等奖、南中国作家研究会“海口杯”征文一等奖和中华散文精粹一等奖、特等奖等奖项。其作品选入《山东散文选》《山东文学优秀作品辑》《新世纪文学作品集》《中华散文精粹(3-8卷)》《华夏散文选萃》《2010中国网络文学年选》等文学作品集。
                                     朋友圈影响
    林培源(林培源,现就读于暨南大学,最世界签约作者),作为像哥哥一样的林培源,他严肃文学写作风格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张玉杰。
    那夏(爱格签约作者)关于那夏和张玉杰,他们的认识是缘于张玉杰的长期投稿于爱格。并得到那夏的赏识。那夏的写作特色,语言风格,也在一些方面影响了张玉杰。
    陈文伍(出版人、文人),作为朋友兼指导人的身份,陈文伍在张玉杰上高中时看中了他的才气 天赋、热爱文学。并鼓励张玉杰写东西,在文学这条道路上,陈文伍对张玉杰是有很大的影响的。
.......
                                                                                                                                            张玉杰自述道
    我觉得谈论作家比谈论文学更有意义。文学的特殊性决定了决心写作的家伙必将是一些被挑选出来的人。这种挑选即不应当附属于权力,也不属于任何社会环境。网络的出现事实上也将这项奇异的挑选变得更为性感。
    我认为,这种挑选基本上取决于天性。而和其他所谓的“素质”并不密切相关。一个作家的成长。从他在生活中抉择的轨迹上看应当带有某种相似之处:他一直试图拒绝生活。或者说,他对生活中的一切,比如爱情、友谊、名声和财富都怀着根深蒂固的恐惧。
    因此,无论他是个貌似油滑的社会活动家,或是一个父亲。从根本上,他是孤独并渴望孤独的。他对孤独需要就像梅杜萨之筏上的饥渴者对海水一样。一方面,他抵触着海水,因为喝海水会致他于死地;一方面,他又将海水当成一种安慰——当没有纯水的时候,海水即是一种毁灭的替代,亦一种冰凉的享受。
    当然,拯救的海船也是不会出现的。识破宿命和幻影的作家一边大口喝着海水,一边在想象的王国复活。
    作家是永远阴郁的少年。嘴里含着苦酒。在遥远的土星望着这个地球。
                                                                                                                          因为写作治愈了那场恋爱
                                                             我的写作基本上是恋爱的结果
    张雯雯(以下用“问”来代替):你是怎么喜欢上文学和写作的?
    张玉杰:其实我起初并不喜欢文学,写作还是喜欢的。就是说,我喜欢进入一种自造的语境里,对现实产生影响。
问:你什么时候“进入一种自造的语境里”开始写东西的?
    张玉杰:15岁写了第一篇散文并发表,主要因为一个女孩。应该算是第一个作品吧。但准备将此写成长篇小说,没写完。
问:为什么没写完呢?
    张玉杰:因为写作治愈了那场恋爱。
问:大概写了多少时间?
    张玉杰:不记得了,断断续续地大概有半年吧。
问:当时才15岁,还在读初中就写长篇小说,不担心影响学校的成绩吗?
    张玉杰:如果不写,我想成绩会更糟。
                                                                                                                              我把自己的梦写得很长很长
    问:很多人不理解你为什么取“张不配”为笔名,我也很好奇,可以给大家解释一下吗?
    张玉杰:“张不配”是我的笔名,起这个笔名有很多缘故:1.本姓为张,故取第一个字为张。2.不配乃谦意,愿人生路上更长远。这来源于周杰伦的我不配和艾薇儿的滑板男孩这两首歌(大家可以去看看歌词就知道了)3.不配乃深爱之意,这来源于水阡墨著有深爱一书。4.红楼梦中的贾宝玉(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加上后来在笛安的微博上看到一句话:“其实我年轻的实话犯的最大的错就是以为自己配得上自己想要的一切”;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元老级人物冯文炳取“废名”这个笔名,这种作家自嘲心态。我更加肯定这个笔名是适合自己的。
问:你一般是在什么情况下创作的?是怎么来创作的?是喜欢深夜创作?还是灵感来的时候一挥而就?是慢慢的精雕细琢?还是厚积薄发?还是其他?
    张玉杰:我的性格比较内向,有很多话想说却说不出来,只能借助文字来表达。有时想到一些事情或某些情景,就开始想想,构思一下,然后写出来,想的时候会花点时间,但写的时候很快。我一般是早上和晚上写,或是写成说说的形式。我写一个短篇,从来不超过两天,因为时间拖久了,会断了思路。
    我觉得有些东西有必要写出来,那就写了。怎么样创作出来就很难说了,一只母鸡很难说出自己是怎么样产蛋的。至于灵感这个问题,我觉得自己只有在写的过程中才会出现类似灵感的事情,自己在写作时与不写作时是完全两种人。
    我习惯在深夜看书,但以前很多时间在深夜写东西,现在一般都是在上午写。上午的状况最好,适合我写东西。写的时候也不是靠灵感一挥而就,我觉得是时候了,可以写了,就开始写。在写的过程中会出现很多的问题,原先想好的东西,很可能根本就用不上。于是对我来说,写时的状态就显得尤其重要了,状态好的话,许多原先没有想到的好东西就会源源不断的涌出来。状态不好的话,我就尽量不去写,常常写了许多,又不得不撕掉,因为太糟糕了。我只是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在写东西而已,精雕细琢算不上,厚积薄发也算不上。我写好以后看上一两遍,修改一下,觉得可以了,就算完成一篇了。
问:问一个比较八卦的问题,我看过你写的很多手稿,字写的不是很好,你是怎么看“字如其人和文如其人”这个问题的?
    张玉杰:我认为,说字如其人或文如其人是不准确的。字写得漂亮,文章写得漂亮,并不见得人就如何如何文质彬彬。秦桧的书法很是不错,但人品就不见得优秀;隋炀帝杨广的诗歌文章都写得很雅致、很不错,但他却是个残暴的君王。不过,说文章一点也不会反应作者的观念,那也不完全恰当。事情都不能往绝对方面去看。
问:你对韩寒高中里就退学和门门挂红灯怎么看?
    张玉杰:韩寒选择了自己的道路,我觉得我们没有权利去说他什么。每个人都有适合自己的路,如果选择对了,就走下去,没有必要顾及别人的各种说法。
问:现在有没有比较喜欢的青年作家?
    张玉杰:有,最喜欢的青年作家是张皓宸,还有喜欢刘同,苑子豪,卢思浩等。
问:你有没有什么创作经验,可以传授给大家?
    张玉杰:我实在说不出什么写作经验,这样的问题以前的作家常常遭遇到,以后的作家们也会遭受一样的痛苦。关于能否传授写作经验的问题,很多作家都已经作了很好、很恰当的回答。我觉得美国作家福克纳的经验可以搬过来参考一下:观察、经历和想象。
    我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写作经验可以传授给别人,我在以自己的写作习惯和写作方式进行写作,这种写作方式并不适合任何其他人,每个人的写作方式都有自己的特点。作家、艺术家的个性是非常重要的,我想,关于写作的心得,还是在于自己在写作过程中的思考和总结。
                                                                                                                             我一直把文学当作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来做
 问:你什么时候在刊物上发表处女作的?当时是什么感受?
    张玉杰:依稀记得当时是十五岁,写了一篇关于自身感情的文章,当时没有笔名,是用的佚名,也不想让更多的人,便投稿给一个杂志,但被发表了,我当时挺兴奋的,我一直不知道自己写的东西如何,到底有无水平,在书上一发表,至少有点信心了。
问:能在刊物上发表作品,对你以后的创作有没有很大的影响?
    张玉杰:我仍然按照自己的想法在写东西,影响很小,主要是增加了一点信心。
问:在你的文学之路上,遇到的失败、挫折和困难多不多?
    张玉杰:失败和挫折很难说,很多吧,但更多的只是心里很“苦”。写作方面多是老师的打击和家长的不赞成,只是选择这条路需要勇气,毕竟纯文学的路不容易走。
    我相信,每一个文学爱好者要走纯文学这条路,都会经历许多的困难、挫折。我一直把文学当作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来做,虽然到现在为止还有许多亲戚、朋友不理解我的所作所为,但我并不在意,我喜欢文学,就一直做下去。这当然得感谢是自己,自己的决定,我相信我能把自己的事情做好。
问:在你的写作过程中,遇到的困难多不多?
    张玉杰:写的过程中,常常出现预先想好的东西突然在写的过程中必须改变,这就需要去把握全篇,倒是挺麻烦的问题。
问:你是怎么样挺过来的?有什么好方法吗?
    张玉杰:生活中的某些艰难可能挺一挺就熬过来了,可是写东西不一样,我想,那除了坚持以外,还需要挖掘自己的潜能,在文学中,天赋也挺重要的。
                                                                                                        我把写作视为通向那个无边的美妙世界的一种极好的方式
    问:你在写作方面的主要追求是什么?
    张玉杰:我在写作的时候,并不刻意去追求什么,我努力寻找一种适合自己的表达方式,并试图去适应那种表达方式,好让自己的写作更加得心应手。一个木匠总是希望能找到适合自己的墨斗、角尺和竹尺,这样他会更有信心把自己的才能展示出来,能制作出更精美的艺术品来。
    我在寻找适合自己的写作方式,这必然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如若一定要说追求什么,我想,我是在追求适合我的写作方式的那种写作形式以及创作的主题。要我具体说我在追求什么,我很难回答得全面。你去问一个雕刻家他在追求什么,我想他会告诉你很多:优质的石质、良好的雕刻工具、良好的艺术感觉以及努力创造出形神皆备的艺术品等等等等,他追求的东西太多了,很难说完全。
问:在你的作品里有没有寄托你美好的愿望?
    张玉杰:我写的东西大多都是自己的经历或者我身旁的人的经历,愿望也有,就是把我和她的故事写成一本书,以此来纪念我的青春,现在正在努力写第一部长篇小说。看过我写的东西的人,会觉得那里面更多的是在努力表达一种体悟,更多的是在呈现什么,而非展现、寄托我的理想、愿望,我自己是这样认为的。
问:你的创作有没有什么目的?
    张玉杰:我一直把写作视为发掘自己内心的一种方式,一种更好地理解自己、理解别人和理解世界的方式,通过写作可以更好地走近自己。
问:你是怎么看待自己的写作的?写作在你的心目中有什么样的地位呢?
    张玉杰:我觉得,要一位写手谈论他自己的作品,是一件非常棘手的事。因为他对自己的写作看得最清楚,也最难看清楚——我不想故作高深,事实确是如此。我只是希望自己把它做得好些而已。写作可以说是一项高级的智力活动,要做好它当然是很难的。在我的心目中,写作也是一项很平常的工作,它和其他的工作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不同。不过,我也常常把自由写作视作一项非常高尚的行为,这或许是出于虚荣心吧。我想,倘是这样的虚荣心在作怪,倒也没有什么,很多人在写作这个寂寞的行程中需要这种虚荣心。
    我写东西速度太慢,这是指在肚子里想的太多,我觉得写作是一种表达自己、理解自己、理解别人和理解世界的方式。我认为写作只是一种方式,也是一种特殊的工作,它不会比其他职业更高尚,工作没有高低之分。在文学的世界里,有无数的优秀的作家,有无数的美好世界,我就生活在这个美好的世界里,在这个世界里有多愁善感的林黛玉,有温柔多情的聂小倩,有善良勇敢的冉阿让,有美丽冰洁的孟喜喜,有舐犊情深的许三观,有清纯动人的奥莉娅•麦谢尔斯卡娅……我试图通过写作这种方式来更好地走近这个美好的世界。我把写作视为通向那个无边的美妙世界的一种极好的方式,我想,这对我来说是一种最好的方式。我其他事情做不好,所以写作在我心目中的地位当然是最高的。
                                                                                                                    写作就是我的情人,哪有随便分手之理  
    问:用写作这样的方式来和朋友和读者交流,特别是自己的作品被很多人喜爱,对自己是一种特别的心灵上的享受,是吧?
    张玉杰:作品被读就象读到别人的作品一样,写作者和读者的心瞬间连在了一起,很幸福。读克尔凯郭尔就是这感觉,象忽然走到了历史的内心。
问:我觉得你对写作非常有激情,很投入,这是因为你对写作的兴趣和热爱吗?
    张玉杰:当然刚写作的时候是充满激情,因为很有兴趣和新鲜感。其实激情是一种惯性,刚开始它可以成为很大的动力,后来逐渐融入你的内心,成为习惯,就成为习惯,感觉不到了,其实现在写作更重要的应该是克制。理性和思考。不能仅凭激情写作。
问:写作就像雕刻、书法、画画、表演等艺术一样,需要恰如其分的控制和把握,是吗?
    张玉杰:是的,我认为任何艺术都是相通的。无论情感、技法方面,都是相通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不能狭隘地只是去读文学或只是去读音乐,而是要多涉猎其它的艺术,这样才能延长写作的生命。
问:我觉得你对和写作有关系的事情也非常有激情,这是因为热爱写作的原因吗?
    张玉杰:是因为我热爱艺术。
问:写作上的很多事情很神奇,无法作出解释,无规律,无定法,无标准,无方向,是吧? 
    张玉杰:对,这就是写作之美。
                                                                                                                    每个人都有适合自己的路
                     我并不认为学校的教育让我在文学之路上走得顺利、顺畅些
    问:你的创作和学校里的作文成绩关系大吗?你的作文成绩一般都很高吗?
    张玉杰:我觉得学校的作文跟创作当然存在许多区别,不过我读高中时,碰到了个好老师,他很鼓励我自由写作,于是我就在平时的写作中肆意乱写了,这样当然有好有坏,坏的就是在高考中,作文太个性化了,得不了高分。我在学校的作文成绩不是很好,但小学时好多都是范文,到了高中时,由于语文老师鼓励,写得自在,得的分数也高。
问:一直知道你的语文成绩非常好,你的创作和学校里的语文成绩关系大吗?
    张玉杰:学校里的语文成绩与我的创作的关系不是很大。我的语文底子从小就一直很好,这些东西当然会影响我的创作,不过要谈到他们是否影响到我的写作方式、写作习惯以及思考方式,我想这种影响是微乎其微的,在学校时,我一直把自己的自由写作与学校的应试考试努力区分开来。结果却是,我的自由写作方式深深影响了我的应试写作,我把本来应该是应试的作文当成自由写作来对待,平时是不要紧的,我的语文老师非常鼓励我自由写作,可到了高考,由于已经习惯平时的自由写作方式,结果作文考砸了。我在高考作文中说“阿旁赠我曼陀罗”,我想阅卷老师看到我这篇作文后肯定会说:“你见鬼了!”
问:学校里的教育对你的文学之路有没有重要的影响?
    张玉杰:我认为学校对于我的文学之路并没有多大的影响。读高中时,我一方面得应付学校的学习任务,一方面又在自顾自地阅读文学方面的书籍。我并不认为学校的教育让我在文学之路上走得顺利、顺畅些。
问:你认为学校里的教育能培养出作家吗?
    张玉杰:不能。
问:很多人说大学只能培养评论家,不能培养出作家,因为作家主要靠自学、生活、才气等,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张玉杰:我觉得这个说法并不为过,然而,一位优秀的作家同时也可以是一位优秀的评论家。波德莱尔、爱伦•坡、博尔赫斯都是很好的证明。
                                                                                                              我喜欢抱着欣赏的态度去看一本书
    问:看了你的作品,很容易发现你看过很多文学作品,特别是外国的文学和哲学作品,你看过的文学和哲学作品特别多是吧?
    张玉杰:很多人都会有这样的误解,我看的书并不是很多,随便翻翻而已。
问:你一般喜欢看那些书?
    张玉杰:都是些自己喜欢的书,除了那些心爱的作家的作品外,也看看音乐、宗教、历史方面的书,所得有限。
问:你一般是怎么看文学作品的?能介绍下你自己的关于看书的方法和经验吗?
    张玉杰:首先,我看的书都是自己喜欢看的,不喜欢的书就不去看了,我觉得兴趣和口味很重要。看的过程中,倒也不必刻意去寻求什么,不像苏东坡看汉书,每次看都有一个特定的目标。我喜欢抱着欣赏的态度去看一本书,当然,欣赏的同时也必然带上脑袋,有时看到和别的书差不多的地方,就想想,看看两人对待同一个问题的态度有何差别。还有,就是自己喜欢看的书,没有事情的时候常常反回去,重复地看。
问:你看过“写作技巧”或者“文学概论”之类的书吗?这类书对你的创作有很大的影响吗?
    张玉杰:我没有看过这方面的书籍,对这些也没有兴趣。写作中当然存在写作技巧方面的问题,不过,我想那些书解决不了写作中的问题,写作中的问题如果可以按图索骥去解决,那作家们就不必耗费那么多心血去处理结构、情节等方面的问题了。
问:在你的文学之路上,对你影响深刻的作品有那些?
    张玉杰:鲁迅、陀思妥耶夫斯基、尼采、叔本华等人的作品。鲁迅的书,让我第一次感觉到了一种十分有趣的写作方式,他可以写得很犀利尖刻,比如那些杂文,但也可以以神秘的色彩出现,比如他的许多小说、散文诗中就带着很多的神秘主义倾向。这是我很喜欢的创作方式。读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作品是一个很艰难的过程,不过,我挺喜欢他在创作过程中的那种自由,他常常难以控制自己的情感,有时候甚至没有分寸,可他就是这样让自己的情感在书中泛滥,自由自在的,要做到这样,并不是像很多人说得那样简单。尼采和叔本华,粗略地说,可以算作“师徒”。但事实上并不能这样简单的归纳。他们给我的东西差别挺大。叔本华带给我更多的是一种“疑惑似的激励”,就是使我在一种疑惑中前进,这样的过程挺难受的,就好像你十分喜欢一个女孩,可是这个女孩对你的态度是十分模糊朦胧的,忽远忽近的,令你很疑惑她是否真的喜欢你;不过,为了取悦她,你总得去努力,努力了,就多少会有所收获,即便是失败了也会有点经验。而尼采不一样,他给我的是一种难以遏抑的情感,你一旦以真情喜欢上这个女孩,也就会马上知道她也同样喜欢你,并且可能更热烈。我想,这可能是尼采过于寂寞的缘故,我们甚至在读他的书时,也能感觉到这种强烈的寂寞。
                                                                                                                只要写出的是好作品,那就行了
    问:你的成长环境,你的家乡,对你的写作影响大吗?
    张玉杰:一个人的成长环境当然会影响他生活和思想中的许多方面。这些因素一旦放到一位写手身上,其影响表现出来自然是不小的。我小的时候,家里还有两箱书,是我祖父的,他无聊时会看看书,但兴趣各异,爷爷喜欢读历史方面的书籍。可是家里的书我基本没有看过,因为在我识字以前,就被别人借走的借走,窃的窃,反正都收不回来了。那时,我只是有时候听他们讲讲故事,学几个字而已,他们认为读小说什么的,不是什么正经事。除了这些,我想另外一些更重要的事情,就是一些民间传说什么的,这些传说在各地都有,是些鬼故事、奇闻、算命术什么的,我对那些东西挺感兴趣的。我想所有它们这些可能都影响了我的写作。
问:你自己的习惯和生活习俗会影响本人的写作和作品吗?
    张玉杰:我的生活习惯自然会影响我的写作,比如,最明显的就是我下午写东西很费力,因为精神不好,早上写会比较适合,而深夜看书对我来说效果会更好一些。其他的一些生活习惯也会影响到写作,这些可能就构成了一位写手的写作的风格。要具体说一个什么生活习惯如何影响了我的写作,我想那很难举出例子来,因为习惯的影响常常是隐藏起来,潜移默化的,好多连自己都感觉不出来,要去说,很可能是顾此失彼的。但写手的习惯,还有某些风俗、习俗什么的,会影响其写作,我想这点是毋庸置疑的。
问:你自己的个性和性格会影响本人的写作和作品吗?
    张玉杰:我自己觉得,个性和作品的影响是相互的。写手的个性自然会在其作品中体现出来,读者从他的作品中会看到一个与其他写手不同的人,这就是其特殊的风格带来的,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是其性格带来的。而作品对写手本人的性格影响,我想也是不容忽视的,写手们有时会为自己写出来的人物感动、哭泣,因为他觉得自己的作品很好地反应了自己的心声、情感,他们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和作品中的人物完全是一个人。一些写手常常为自己的作品所牵着走,他们甚至认为作品中的人才是真实的自己,这样当然会影响他的思想、情感、性格。所以,我觉得个性与作品的影响是相互的。
问:男性写作一般比较倾向理性,而女性写作一般比较倾向感性和细腻,习惯于写爱情,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张玉杰:男人和女人本来就存在许多的差别,表现在写作上当然也不例外。写作的事,并不要完全按一个模子的,需要百花齐放!这样的写作才会更有趣,更有生命力。至于理性、感性的问题,并不是可以分得很清,因为除了性别的因素外,还受到作者本人性格、经历等等方面的因素的影响。男作者也完全可以写出很感性、很细腻的爱情故事。比如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问:现在有不少男作家以女性的身份写,或者女作家以男性的身份写,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张玉杰:这个问题,并不是现在就有的,“古已有之”。中国古代的许多男作家都以女性身份和口吻来创作。温庭筠、李商隐等等许多诗人都曾经这样做过。这样的诗歌现在留存下来很多,比如那些闺怨诗,我们现在去读,并不觉得怎样不好。它们依旧是很好的诗,他们依旧是很好的诗人!那些人的做法并不新颖,我觉得,也不必刻意去苛求什么,只要写出的是好作品,那就行了。
问:你对文学、文学作品、作家和文人是怎么理解的?
    张玉杰:我觉得这个问题太大,很难说清楚。文学的概念太大,文学作品的概念也很大,要细分是不容易的。至于作家和文人,我觉得作家与文人的一个重要不同点就是,作家应该担负起更多的责任。
问:你认为文学作品最重要的是什么?为什么?
    张玉杰:我自己觉得文学不应该仅仅只是娱乐,当然也不应是说教。它试着让人们去感受感悟什么,但不让人觉得啰嗦、恼怒。它应该是一个风韵迷人、超凡脱俗的美人,每一个有涵养的人都知道应该怎样去对待这样的美人,每个人都知道她最重要的是什么。
问:我们学校里学的最多的是鲁迅先生的作品,你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张玉杰:说鲁迅不属于学生,是很值得商榷的。学生也完全可以比老师更理解鲁迅。鲁迅先生的作品我一直在读。他是个很有趣的人,我想,现实中的鲁迅比课本中的那个冷面的鲁迅要有趣的多,如果他仍在世,我们现在的好多学生也完全可以跟他做顶好的朋友。要说鲁迅先生的作品,几句话是讲不全面的。我只是通过不断的阅读,来接近更加真实的鲁迅。
                   我希望自己依然能够沉醉在文学这个美好、高贵的殿堂里
    问:用写作这样的方式来和读者与朋友交流,特别是自己的作品被很多人喜爱,对自己是一种特别的心灵上的享受,是吧?
    张玉杰:自己的作品能够被人理解当然是非常幸福的一件事情。不过,并不是每一位作者都有这样的好运,寻找一位知音就更难了。喜爱和理解,对于作者本人来说是完全两回事。作品收到喜爱,作者当然很高兴,不过作者当然更希望有人能理解他。
问:小说、散文、评论、诗歌等,你样样都写,这会分散写作的注意力吗?你是怎么来处理这个问题的?
    张玉杰:各种体裁都写,主要是出于这样两方面的原因:第一,我试着去寻找自己适合的表达形式,看哪种体裁更能发挥我的特长;第二,有时候,一种体裁写着写着会出现脑子空白或觉得难以继续下去的情况,这样,换种体裁写写会缓解一下精神压力。当然,这样很容易使自己的写作出现注意力不集中的问题,不能很好地解决长久的写作问题,这也是我应该去考虑的问题。
问:很多人看你的作品,看不懂,不知所云,你怎么来理解这个问题?
    张玉杰:我想这可能和我的表达方式有关吧!确实也有很多人问我这个问题,或许是我的性格使得我采用这样一种较为晦涩的表达方式。我不喜欢电报似的表达方式,每一位作者都有适合自己的表达方式去抒写自己的感情。还有一个就是,可能是我的文章中涉及的东西一般都比较多,包括引用的书籍、作家等等,而我的引用又不喜欢直接明了,我总是试着去暗示读者,让读者自己去领会。
问:你对自己以后的写作和文学之路,有没有什么美好的期待和计划?
    张玉杰:我不是一个喜欢给自己设计长远目标的人。我只是希望自己能够把现在的事情做好,把每一个阶段的事情做好。如果说有,就是二十五岁之前进入上海最世界文化公司,并成为签约作者。
问:你想怎么样来完成自己的文学梦?会用一生来热爱写作和文学吗?会一直坚持写作到老吗?
    张玉杰:到现在为止,我相信自己是把写作和文学放在第一位的。但以后怎么样,我也很难回答,世事难料,今后的日子里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可能会有许多的事情会影响到我的文学梦,然而,我希望自己依然能够沉醉在文学这个美好、高贵的殿堂里。
问:今天对读者还有什么特别想说的吗?
    张玉杰:我不是一个善于说话的人,关于文学和我自己的问题,这里也谈得很多了。
问:谢谢你接受我这么长时间的访谈,希望你继续努力取得更大的成绩。
    张玉杰:不客气!啰嗦了这么多,只要对我们的同龄人或者年轻人有所帮助和触动,便是我最大梦想。我会继续努力的。
 
重要提示:转载本站信息须注明来源:宝鸡家园网,具体权责及声明请参阅网站声明
阅读提示:请自行判断信息的真实性及观点的正误,本站概不负责。欢迎发表评论。
浏览次数: [返回顶部][打印本页][关闭窗口]来源:宝鸡家园网 编辑::张雯雯
[宝鸡家园网]刊登此文只为传递信息,并不表示赞同或者反对作者观点。
如果此内容给您造成了负面影响或者损失,本站不承担责任。
如果本篇内容涉及到您版权的问题,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会在2小时内妥善处理。